欢迎光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园百科!

校园百科

严老题词

严济慈:创寰宇学府 育天下英才

  • 题词者:严济慈
  • 题词时间:1988年5月

介绍

1988年5月,中国科大建校三十周年,名誉校长、著名物理学家严济慈为南迁合肥之后的学校题词:“创寰宇学府,育天下英才”。这句话高度凝炼,大气磅礴,浓缩了严济慈中国科大三十年的不解之缘,寄托了老校长对于学校的深情厚望,也为中国科大提出了历久弥新的宏伟目标。

严老相关

中国科大建校伊始,严济慈就担任筹备委员会委员,参加学校系主任会议,与其他老一辈科学家一起亲自为学校制订了教学计划、教学大纲等重要纲领性文件,商定招生、勤工俭学、仪器设备、召集教师等实际问题。1961年,严济慈担任中国科大副校长,负责领导全校的教学工作。

中国科大正式开学之后,为培养青年学生,年近六旬的严济慈欣然走上中国科大的讲台,亲自为学生讲授《普通物理学》和《电动力学》课程,他这一讲就讲了6年之久。他渊博的知识,对科学的透彻理解,精辟的论述,高超的讲课艺术,生动传神的语言,加上训练有素的助教们所做的高水平演示实验,像磁石一样强烈地吸引了青年学生。每逢他讲课,在大阶梯教室里甚至还会站着许多人,连外校的学生和助教也慕名赶来听课。他曾经在学校的大礼堂为8个系的700多名学生上课,盛况空前,传为一时美谈。

严济慈上课前会充分备课,有时会亲自深入到和物理学基础知识相关的生产一线收集实践案例,纳入到教学内容之中,他的三遍备课法作为经验在中国科大物理教研室推广,影响了一批青年物理教师。严济慈备课时,第一遍快速浏览福里斯著《普通物理》及其他参考书,第二遍逐章细看之后反复揣摩,形成自己的教学系统,然后再动手写教案;第三遍是在上课的前一天再次阅读自己撰写的教案,把书本上的符号、名词和教案中的个性化表达统一起来。他亲自撰写的《电磁学》课程讲义如今还完好无损地保存在中国科大校史馆里,书写极其工整,少有改动之处,由此可见他在教学方面对自己的要求极其严格,是“正人必先肃己”的典范。严济慈把备课过程形象地比喻为揉搓的过程,“教师要掌握这门课,首先要抓得起来,然后将它揉搓成团,再取其精华”,这其实也就是融会贯通的过程,“我1927年教过一年《普通物理》,今天之所以还能教,主要是经过揉搓过程,许多东西至今都不会忘记。”他建议青年教师要花一点时间把大学所学的专业知识认真地消化巩固,然后再深入读一些专业书籍,作到懂和通,才能走上《普通物理》课程的讲台。他的教学工作获得了校方和学生们的高度肯定,中国科大物理教研室曾经组织过严济慈先生的公开课供其他老师观摩学习,与会教师一致认为“严济慈讲课自成一套系统,有详、有略、有精,内容安排紧凑,抓住主要问题打开一条路,又能使章节之间形成有机的联系”。在中国科大档案馆保存着这样一份档案——1961年《关于讲课教师队伍情况的报告》。报告中,学校对严济慈教学工作的评价是:“严济慈每次上课都能充分备课,写好详细讲稿,讲课重点突出,概念清楚,同学们反映效果良好”。

面对这样的名师,中国科大1958级物理系的同学一开始并不领情,两节课下来,多名同学找到当时的物理系主任施汝为教授,要求换掉严济慈,因为他的浙江东阳口音太重了,课堂上讲什么同学们大半听不懂。施汝为微笑着听完同学们的抱怨:“你们讲的情况我都知道,严老的口音确实重,但也没到完全听不懂的程度,你们坚持听一个月,如果到时候还有任何同学要求换人,我立即给你们换老师。”同学们半信半疑地走了。施汝为严济慈的信心从何而来呢?十几年前,施汝为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碰到了和中国科大物理系同学相同的难题,在经历过初期的语言折磨之后逐渐从严济慈那里领受到物理学的无穷魅力。事情的结果不言而喻,一个月之后,没有谁还记得当初要换教师的请求了。严济慈讲课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每次课必然拖堂十几、二十分钟,而他的课又是上午三、四节课,所以上严济慈课的同学也都有心理预期,做好持久抗战的准备。久而久之,中国科大食堂的大师傅们也掌握了这种规律,只要碰上严济慈上课的中午,他们就会预留一部分饭菜,保持温热状态,保证同学们在享受了科学大餐之后还能享受到热气腾腾的饭菜。

严济慈当时还担负着中国科学院的科研工作和一些社会职务,经常讲完课后顾不上吃饭就赶往下一个工作地点。但他很少缺课,遇有重大事情不能上课也会请助教代课,对具体的授课内容加以指示,他还和青年教师一起研究电学和电动力学的教学改革问题,提高教学质量。他不赞成一味地给学生施加学习的压力,他了解到一些系的老师将课程内容讲得太深、太广,给学生学习造成了很大困难,很多同学都觉得学习负担重得难以承受。他立即布置教师在课程讲授上给同学们减负,不能让学生成为书本的俘虏,而是要引起他们学习的兴趣,成为知识的主人。在严济慈的主持下,中国科大的教学工作走上了快速、有序的发展道路,为国家培养了大量尖端科学技术研究人才,也使学校在成立之初短短几年内就成为国内最负盛名的几所大学之一。

对于教学,严济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将一本小说搬上舞台需要加工,因为看小说可以间断地看,慢慢地体会,而在舞台上则要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将小说中最重要的和最突出的、感人最深的东西反映出来。一个教师也就要像演员一样,要使学生在很短时间里掌握书中最重要的内容。因此,教学是一个提炼蒸馏的过程,教师不仅要给同学知识,更主要的是教会同学做学问的方法。教师不是一个活的图书馆,而是有创造性地给同学们传授知识,所以讲课要大胆地发挥,要有自己的特点”。上世纪80年代,严济慈主要根据自己在中国科大上台执教的经历和思考,写了《谈谈读书、教学和做科学研究》一文。他在文中告诉同学们读书时要会听课、找到重点,要会看书查书,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告诉青年教师要有真才实学以外,还必须要大胆,教学内容要少而精,要善于启发学生和识别人才;告诉有志于科学研究的青年学生,科研工作最大的特点在于探索未知,在学术上要能够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他提倡大学的教学和科研要结合起来,做科研的人要教书,教书不仅能够传授给学生知识,也能促使自己学习更多的知识,教与学可以相得益彰。


资料来源

标签

同义词

手机端

手机端

联系我们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Copyright © 2018